浙江体彩6+1走路图|体彩6+118131

新聞快遞

聯系我們

地址:保定市三豐中路39號
郵編:071000
電話:0312—2136544

您的當前位置:主頁 > 新聞快遞 > 校園動態 >

《河北日報》長篇紀實報道保定一中女足: 小小玫瑰鏗鏘開


         編者按:2019年3月21日,《河北日報》10版人物刊登記者白云長篇紀實《保定一中:小小玫瑰鏗鏘開》,并發表記者觀察《把體教結合堅持下去》,“保定一中的操場旁邊有一塊牌子‘足球夢,中國夢’,視線越過這塊牌子,就是該校女足隊的三個梯隊在迎著春寒訓練…… ‘千萬別認為這支隊伍是一只黑馬’主教練甄金柱如此說,文化課學習和專業訓練一起抓的體教結合模式,促使保定一中女足隊走到今天”。

 

  

在保定一中,有一支女子足球隊。

這支足球隊,曾培養過兩名中國女足國家隊隊員——原國家女足球員王麗萍和現役球員劉杉杉。

2018年11月8日,這支球隊以全勝戰績獲得中國高中足球錦標賽女子組冠軍,并將代表中國中學生女生,參加在塞爾維亞舉行的2019世界中學生足球錦標賽。

不久前,在2019年中國中學生女子足球協會杯比賽中,這支足球隊再接再厲拿下協會杯高中女子組冠軍。

 

延續了37年的梯隊培養


  

3月12日,保定一中。

距離操場不足十米的女足主教練甄金柱辦公室,櫥柜頂上放著二十幾個一等獎獎杯。發現記者盯著看,甄金柱笑笑:“這都是小比賽,有分量的都拿去校史館了。”

有分量的,包括2018年中國高中足球錦標賽女子組冠軍、2019年中國中學生女子足球協會杯高中女子組冠軍。

這兩項賽事,代表著全國中學生女足最高水平,也是保定一中首次捧杯。

“千萬別認為,我們這支隊伍是一匹黑馬。”甄金柱所言不虛,競技體育不是隨便拉一支隊伍就能贏下比賽,保定一中女足隊史,可以追溯到1982年。

1984年,甄金柱大學畢業回到母校任教,就一直擔任女足主教練。他指著操場上分成三個區域訓練的隊員說,個頭最高的是剛拿了全國冠軍的高中組,個頭中等的是初中組,個頭最小的是小學組。

目前,保定一中女足隊共有130多人,涵蓋了小學二年級到高中三年級6個梯隊。

順著甄金柱所指方向看去,穿藍色隊服的小學組隊員,有板有眼地在傳球、帶球,跑動靈活。高中組的隊員有的在顛球,有的在練頭球,體現出更高的競技水平。

這種梯隊培養,已經延續了37年。

最初選拔女足隊苗子,保定市區的小學生源就夠挑,“上世紀80年代,保定市各學校幾乎都有足球隊。”甄金柱回憶,但這種氛圍并沒有持續太久,進入上世紀90年代中后期,家長和老師認為學習更重要,這讓學校的人才選拔難以為繼,女足隊曾少到只有20多名隊員。

“市區招不上孩子來,我們就想辦法到縣城挑苗子。”甄金柱說,保定市的所有縣,他們都跑遍了,一個小學一個小學去轉,讓孩子們折返跑、立定跳,觀察體型,征求意愿,足協杯賽最佳球員張嬡婧、最佳射手張曉月就是這樣被挑來的。

體育組辦公室廊檐下,張貼著女足隊“產出”的名人:王麗萍和劉杉杉,前者是昔日國家女足隊隊長,從這里入選省隊、國家隊,代表中國女足拿過亞洲杯冠軍、奧運會銀牌;后者是現役國家女足隊員。

梯隊培養出的人才,不僅是榜樣力量,還有對下一代隊員的傳帶。

從這里被送入省女足隊的王占江,打了12年職業比賽,2010年退役回到保定一中當了一名體育老師。“有時候,一個好苗子練了一段,家長不讓練了,甄老師就讓我們去做工作,說做不好工作,隊員不回來我們就別回來。”王占江大笑著說。

記者追問為什么對隊員鍥而不舍,她嚴肅起來:“培養一個好苗子是不容易的。”

不是所有被挑來試訓的小學生,都會成為女足隊隊員。那些經歷了跑跳、體型等初選的小學生,在一個月的集訓后,會遭遇高達50%的淘汰率。

邢佳芮6年級時入選女足隊試訓,“剛來時,就看一群姐姐們追著一個球跑,還挺稀奇。”

而張嬡婧在試訓第一周放假時,以為自己被淘汰了,大哭著抱住球柱不肯離開。那時的她不懂足球,更多的是喜歡有老師組織著“玩”。

把這些對足球一無所知的孩子,送上全國冠軍領獎臺,保定一中一直在探索體教的路子。

12日中午,女足隊獨立食堂的三菜一湯,分別是土豆紅燒肉、燒海帶、西紅柿炒雞蛋和豆腐湯。隊員蘇怡說,每天都不重樣,食譜是科學配比,晚上還有加餐的牛奶和香蕉。

她們并不知道,這是主教練甄金柱的特意安排:牛奶補鈣,香蕉含有大量的鉀,后者是運動員恢復體能的“水果之王”。

除了吃好喝好,保定一中還為隊員量身打造培養計劃:小學生轉入附近的址舫頭小學就讀,中學生轉入金瑞中學上課,放學后到保定一中集中訓練、食宿。

王占江說,以前當隊員時,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,現在不行,“比當媽還操心。”

她翻出一張照片,那是2018年11月8日,女足隊拿下2018年中國高中足球錦標賽女子組冠軍后,隊員們按慣例拉著手致敬謝教練,對面的主教練甄金柱鼓掌回敬,“這張照片我最喜歡,每次賽后都會謝教練,這次不一樣。”

這次的不一樣在于,這是一個市級中學堅持三十多年捧起的第一個全國冠軍獎杯,是幾代人默默無聞后的厚積薄發。

 

每天16時30分開始訓練,不管刮風下雨


  

12日下午,風很大。保定一中操場上,女足隊員們都換上短袖短褲在訓練。

“冷不冷?”記者問。

“咋不冷!”張嬡婧邊說邊跳了兩下,“習慣了。”大腿肌肉隨著她的跳躍顯現出來,緊致而紋理清晰。

保定一中女足并不是職業隊,隊員們和其他同學一樣,要兼顧文化課學習。每天的訓練從16時30分開始,持續到19時,不管刮風下雨。

一說到下雨,孩子們立馬興奮,“最喜歡的天氣!”“最爽的天兒!”

因為,在酷熱天兒訓練時,大雨相當于天然降溫劑。

“去年7月一場大雨,眼前都白了,和拿盆兒往下倒一樣大。一張嘴喘氣,就得先吐吐水,跑兩步,得抹一把臉……”前鋒蘇怡連說帶比畫地描述,“教練在雨中大喊著動作要領,訓練的項目與節奏好像和下雨全無關系。”

這并不是刻意為之,而是因為足球比賽無法挑選天氣。

2月在廣西梧州舉行的2019年中國中學生女子足球協會杯比賽,賽事期間當地幾乎天天下雨。“球場上的水幾乎沒過腳踝,完全踢不出戰術,球在草皮上都滾不動。”邊后衛汪伊蕊說,這時雨中訓練的好處就顯現出來,“就看誰有勁兒能踢到最后。”

操場上,高中組的訓練進行到頭球環節,隊員們相互拋球爭頂,發出沉悶的砰砰聲。甄金柱抱著雙臂,在球場邊觀察隊員們的動作是否到位,他揮舞著手臂強調,不要總提冠軍,一場比賽結束就是總結經驗,面對下一場比賽,“拿下冠軍的一刻,就已經代表過去。”

備戰世界中學生足球錦標賽的高中組女足隊,訓練量是日常的兩倍,張嬡婧大笑著吐槽,訓練結束會累到腳底發飄,不想吃飯,“一想到半夜肯定得餓,還是要多吃兩口。”

“相比訓練,我更喜歡比賽。”中場趙明宇吐吐舌頭,“因為比賽時沒那么累。”

女足隊的日常訓練量是20圈400米,50個負重120斤下肢力量起步。李義蒙可能是球場上為數不多的戴隱形眼鏡的中后衛,不比賽時她戴一副框架眼鏡,“有時候一邊跑圈一邊哭。”

這支球隊的女孩子,最大不過18歲,可是從入選女足隊的那天起,她們生活中就消失了很多同齡人的東西,包括寒暑假。

最近幾年寒假,全隊到廣西北海冬訓,甚至2018年的春節都沒有回家。“去年放了7天假,因為教練們帶中學組去外地比賽了。”蘇怡說,這突然的假期,讓她一下子不知道干點啥,最后沒著沒落地溜達回保定市區。

足球這項激烈的運動,傷痛總是難免。

2017年9月11日,第十三屆全國中學生運動會上,保定一中女足代表河北隊遭遇了勁旅上海隊。上半場結束,保定一中女足隊0∶2落后,下半場開場不久,前腰高慧帶球殺入對方禁區,對方守門員沖出來解救,雙方猛地撞在了一起。

“我當時跑過去,就見高慧的小腿從中間耷拉下來。”張嬡婧說,高慧疼得來回翻滾,“她把躺的那塊地上的草都薅禿了。”

高慧回憶這事兒卻說:“太想進球了!我看到守門員出來了,但是顧不上她,眼里只有球。”

拼搶撞擊中,高慧把球打入對方球門,也導致右小腿脛骨、腓骨骨折,需要馬上在杭州當地手術。醫生給她的右小腿打入鋼板和5顆鋼釘。王占江回憶起那一幕,眼角有點濕熱。“擔架把高慧抬下去,她居然還沖隊友喊,加油啊!”王占江感慨,她做職業運動員時,也沒有這么“硬”,而高慧只是一個16歲的大孩子。

那場比賽,保定一中女足愣是追平2球后,最終點球大戰5∶4贏了上海隊。

 

已把綠茵場看作榮譽的底版


  

今年1月份,在北京中醫藥大學高水平運動隊女子足球項目入選資格考試中,邊后衛李艷芳和隊友張瑩分列第一、第三名,這相當于她們已經手握半張大學錄取通知書。

“2019年招收高水平女足運動員的高校增加了107所,達到了200多所。”甄金柱直言,對于全隊都是國家一級運動員的保定一中高中組女足隊來說,這是最好的時候。

就隊員而言,她們收獲更多。

這群從小學就受訓的小姑娘,面對著和同齡人一樣的零食誘惑。小學集中住宿訓練,由教練幫她們管理零花錢,每人每天發五角錢,“五角錢!只夠學校門口買一根辣條!”蘇怡比畫著一巴掌,提高嗓門。

她們“眾籌”買過校門口的辣條,也擋住教練視線,偷吃過冰糕。

“隊里要求隊員不能吃膨化食品,不能喝碳酸飲料。身體素質是競技的關鍵,這一批孩子從肌肉到體能,明顯比我們那一代運動員好。”王占江說。

3月9日,高中組全隊被罰40圈400米,對紀律這事兒,隊員們領略了一把什么叫“深刻”。

一提起這件事兒,全隊炸了鍋:教練說休息半天,上午不訓練,隊員們誤以為可以不吃早飯睡大覺了。8時30分,王占江發現隊員們一個也沒吃早飯,大發雷霆,40圈的處罰一個也跑不了。

“罰得沒話可說,備戰關鍵時期,不吃早飯對體能有影響。”蘇怡檢討自己,“對其他同學來說,這可能挺殘酷的,但是作為運動員,你得遵守紀律。”

那天中午跑完40圈,全隊差點把食堂的餐桶都啃了。

多年如一日的訓練中,她們已把綠茵場看作榮譽的底版。

“上了場,你就不是一個人,代表的是一個團隊的榮譽。”邊前衛張曉月說,幾乎每個隊員最擔心的,就是因為自己導致球隊受罰或者失利。

2月份2019年中國中學生女子足球協會杯比賽,門將馬一明在6場比賽中,3.5場坐冷板凳。“當時干著急,好幾次忍不住了,去和教練請纓。”問她為什么這么急,她脫口而出,“為了榮譽!”

這榮譽,她們從來都不認為是個人的。

邊前衛邢佳芮是個長著青春痘的小丫頭,說話時大眼睛撲閃閃地盯著你。她打入了2018中國高中足球錦標賽女子組冠軍爭奪戰的唯一一粒進球,幫助球隊捧起了第一座全國冠軍獎杯,但讓她回憶這次賽事,一共進了幾個球,她撓撓頭嘿嘿一笑說忘了,“贏了就行,反正一個人弄不成。”

球場上的好勝心,延續到教室里。

訓練耽誤學習,一度是家長反對孩子參訓的原因之一,球隊“學霸”汪伊蕊卻用事實證明,兩者可能并不沖突。2018年,保定一中這所重點高中的中考錄取線為572分,她還超出了2分。

在王占江眼中,隊員們和同齡人相比,自我調節能力、承受能力更強,團隊意識和自信心也更好,“校園里走路昂首挺胸的小姑娘,一定是我們隊員。”

2018年中國高中足球錦標賽的半決賽,保定一中女足隊遭遇了老對手山東郯城一中隊,此前兩次交手都輸給了對手,“誰贏誰進決賽,雙方看彼此的眼神都帶刀。”張嬡婧說,“心態很重要,你心里一怯,場面上就輸了。”

下半場保定一中女足2∶1領先,一個要保住比分,一個要爭取翻盤,雙方都拼了。比賽結束前最后幾分鐘,對方在保定一中女足隊禁區獲得一個前場任意球,“對方全隊壓上,守門員都撲過來了。”

終場哨響,張嬡婧和隊友贏了。

58歲的甄金柱,見證了弟子們太多場勝利。看著她們在操場奔跑,他緊繃的嘴角其實帶點弧度。他的身形被操場座椅的倒影包裹住,太陽一點點移動,終于投到他身上,“又快到挑隊員的時候了,今年,人不愁了。”


 
?
浙江体彩6+1走路图